WP_000267.jpg     

前言: 在上星期的 VINEXPO 時,因為偶然的巧遇,認識了羅亞爾河下游省一個酒莊莊主,受邀兼受聘去酒莊二天二夜,為二位香港未來客戶當陪同兼口譯。行程好不容易才在出發當天敲定,和香港人通了電話再次確認火車抵達時間,便上網匆匆訂了當天10H31 的城市列車 (Intercités) 往南特 (Nates) 出發 !

 

Intercités 顧名思義是法國國內連接各城市的普快火車,上網前一天訂票可先預約選位置,價錢基本上都一樣,不會因為提早買就便宜;當天購買的話,不論是在車站或網路選購,都是沒位置的自由座,建議盡量提早到,在黃色機器打完票,在列車進站時,可以先上車放行李和選位 (看座位號碼旁沒貼黃色貼紙 "réservé",就能安心坐下);要是遇上乘客多,有時只能一路站到目的地;要是不幸跟我一樣 (回程時) 沒趕上火車,也能在櫃台會下一班的票,不需另外加費。

當天火車稍微誤點,上車時放好行李,選好位,不一會兒竟看到那二位香港人也跟著上車,原來他們從西班牙來的車,也是在這兒換車到南特;阿龍連忙就幫他們搬行李,寒暄一下他就先離開,留我和二位香港人一起,在4個小時的車程,和他們聊了許多,談到一些葡萄酒在香港和中國市場的分別,以及他們公司性質等等;中午是一位可愛的法國年輕男生推著一輛餐車來賣簡易餐點,不外乎是小三明治: 鮪魚 ( 港: 三文魚,法: thon) 和雞肉 (poulet),咖啡 (café),水 (l'eau), 甜點 (dessert),強烈建議如果搭車時間長的話,先提早在車站的麵包店買三明治但上車吃,因為火車上的餐車不但種類少,份量小,價錢又貴!! 香港人才拿了二個小三明治,一小瓶水和一小杯即溶咖啡,就要價13.60 歐!

火車雖然晚了25分出發,中間稍微加快速度,到南特時竟然準點,和親切的車站人員詢問下,得知月台走到底有一個電梯,領著二位背著大包小包行李的客戶,就往那兒走,出了電梯又往南邊出口前進,右轉了個電梯才順利抵達;一會兒看到接待的助理蘇菲小姐開著一輛黑色休旅車來接,費了番力氣將行李全部塞進堆滿雜物的後車廂,便起程往酒莊 (domaine)。

短短約15-20分,車外的景色便從城市的喧囂轉變成鄉間的悠閒,一片片往遠方蔓延的綠色葡萄園 (les Vins),掛著一串串結實累累的綠色葡萄,這裡盛產白葡萄酒 - Muscadet。 「這裡種的葡萄品種大都是 "Melon de Bourgogne" 是專門做 Muscadet 的 , 另外其他作白酒有 "Folle Blanche", "Chenin Blanc";也生產紅酒,品種有 "Gamay", "Merlot", "Cabernet Franc", "Cabernet Sauvignon", "Pinot gris", "Grolleau"...等。」我一邊聽蘇菲解說,一邊翻譯給香港人聽;途中聽過了一段正在整修的路,有兩位工人一起拿了一個 "禁止通過" 的牌子,蘇菲幽默的說, 「在亞洲,只需一個人拿立牌,但在法國需要兩個人才行!」。

WP_000187.jpg

抵達 Domaine 時,和親切的莊主 -- 韭蔥先生 ( 他姓 Poiron,發音和法文的 Poireau 一樣,在此幫他取個可愛的外號) 以及他年邁卻仍硬朗的母親打招呼,一行三人被領到位在 Domaine 上層,但擁有獨立出入口的一層小公寓,有一個廚房兼客廳,擺著一大台LG 液晶螢幕電視,小冰箱、微波爐、瓦斯爐和流理臺;旁邊有4間簡單的小房間、2間浴室和2間廁所 (法國浴室和廁所通常是分開的) 。挑了最裡邊的房間,放好行李,便下樓去準備出發去參觀莊主的葡萄園。

 WP_000191.jpg  

 Domaine 很大,一大部分是工廠和倉庫,另一部分是酒窖,還有旁邊有一部分是辦公室、房間和起居室等。照片是工廠裡邊的貼酒標、裝酒塞標籤和裝箱機器,另一邊還有裝瓶機器,基本上只需要1-2人就可運行,節省人力。

WP_000269.jpg      

開著一部又小又舊的車,莊主韭蔥先生一面熱情的跟我們介紹周遭的環境,一面來到他分地廣泛的眾多葡萄園之一,這裡種的是 Melon de Bourgogne,葉子呈現偏圓形狀,和Chardonnay (夏多內) 不同, 這裡的 terroir (風土環境) 很棒,土壤是砂質土,有許多小石頭,這些礦物質都是提供葡萄最棒的養份來源;另外韭葱先生也跟我們解釋,其他葡萄園指用一條鐵線固定葡萄藤,而他除了底下那條,上方加了二條,需要人工把那兩條鐵線往上拉,固定在木頭 (or 石頭) 支架上,把葡萄架高,讓葡萄能吸收到更多陽光,另外遠離土壤,能減少染病機會!

WP_000199.jpg     WP_000200.jpg  

逛逛葡萄園後,來到另一個酒窖試酒,他的酒大部分是存放在地下酒庫,只有一小部分會進橡木桶。地下酒庫用石頭和玻璃做成,是天然的冰箱,溫度全年保持在低溫。打開了一個個酒庫的塞子,拿了根加大加長版的滴管,取了半管白酒,隨地品了起來。在老舊的酒窖裡,四處都有蜘蛛網,陽光從骯髒的玻璃窗射進來,一邊拿著酒杯喝白酒,猛然有一種身處在一世紀前的錯覺;韭蔥先生的Muscadet 每款喝起來都有點不同,我們品的都是2009,2010年,但都帶有一種花果香,還不錯! 這家酒窖有一世紀的歷史,是韭蔥先生父母那代傳下來的,平常沒人會來,只有葡萄採收後會來這邊工作。

WP_000203.jpg   

來到了一條支流旁,河面很低,表面浮著一堆水藻,遠方有幾隻可愛的水鴨拍打著水面緩緩游著,一葉方舟點綴上這幅如畫似景的空間,不是詩人的我彷彿也能隨口吟上幾句詞來湊興。

  

WP_000208.jpg  

接下來返回 Domaine 繼續品酒,一邊喝一邊解釋著各種釀解的技術細節,以及各種設備的用途。

WP_000207.jpg

這是挖空的橡木桶,改裝了玻璃,裡面注了8分滿的 Muscadet,映著後面這區附近的地圖,挺妙的~

WP_000210.jpg          WP_000212.jpg  

喝到了晚上9點,移駕到起居室,一邊吃著簡單的冷食 ( 檸檬漬鮭魚、醃火腿、麵包、奶油和巧克力蛋糕) 一邊喝著不同的 Muscadet, rosé, 和vin rouge,話匣子也打開了,兩方面一邊說我一邊翻譯,腦袋因為酒精和疲憊慢慢得愈來愈昏沉,深怕一個不注意給翻錯了。吃完甜點,就上了一瓶烈酒來幫助消化,韭蔥先生神秘兮兮的拿了一瓶包住瓶身的玻璃瓶,俐落的各倒了一點兒帶點金色的烈酒給我們嚐,結果竟然是蛇酒啊!!! 還是抓葡萄園裡的活蛇泡的,所以說蛇被溺斃在酒精裡,好李白的死法~

今天就在一堆葡萄酒中結束了,明天還要去遊羅亞爾河呢!

 

m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